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翦熵之密 翦熵之密第10章 火麒麟之眼在線免費閱讀_遊音小說
◈ 翦熵之密第9章 用屍體占卜的游吟詩人在線免費閱讀

翦熵之密第10章 火麒麟之眼在線免費閱讀

魏翔反鎖房門,開了一盞頂燈,燈不亮,但是正好照射着小奇的屍體,然後他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現在房內人物之間的空間關係是:魏翔背靠牆壁坐着,在他和方東之間是剛剛變身怪物的護衛隊隊員小奇的屍體,方東靠近床鋪這邊,他的右手邊是依舊酣睡的另一個偶人。

魏翔伸出右手的同時掌間多了一柄泛着紅光的匕首。他把匕首對準方東:「我一鬆手,匕首就會從你的喉嚨穿刺而過……」

方東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但我不想殺你,甚至,我可能有求於你。」魏翔還在玩弄着他的匕首。

方東沒有說話,他完全不知道這哥們現在想幹嘛。

「老實說吧,你,其實並不是偶人對嗎?」

方東沒有回答,他不知道此時此刻應該採取什麼策略才是對的。

「我是孤兒,從小和我妹妹一起在孤兒院生活。

「雖然常常被欺負,日子不算好,但是我們慶幸兄妹還能在一起,

「我們都想着有一天成人了,就一起去打工,做什麼都行,反正不分開,平平淡淡,過我們的小日子,

「可是,9歲那年,我妹妹突然消失了。」儘管燈光幽暗,但是,方東還是看到了魏翔哀傷的眼神。他也跟着坐到了地上。

「我問了院長、問了老師、問了廚師、問了門衛、問了所有的同學,所有我能夠想到的我都問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裡。

「但我不是傻的,我知道院長撒了謊,他是清楚我妹妹去了哪裡的,只是,他不告訴我……

「後來的一個晚上,我趁着他喝醉,把他給綁了,

「9歲,9歲的我,拿着從廚房偷出來的菜刀,抵着他的脖子,逼他告訴我真相……

「他當時是被我嚇到了,很快酒就醒了,但他什麼都沒說,他只是告訴我『算了吧,我不能讓你去送死,告訴你了,我也會死。』

「然後,他一把奪下了我手上的菜刀,定定地看着我,眼裡沒有責備,只有深深的絕望。」

「不好意思,你不是把他給綁了嗎?」

「一個9歲小屁孩在匆忙之間綁的繩結,又有多難解開?

「他沒有懲罰我,一切彷彿都沒有發生,但是,一切都變了。」後來,院長也許出於內疚,開始訓練我戰鬥的能力,他跟我說『如果你想復仇,變強是唯一的途徑』,也是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妹妹是死了。

「他雖然已經年老,但畢竟是武夫世家,打鬥是他的專長。

「加上我堅定的決心和瘋狂的訓練,18歲那年,我考入了翦熵學院。

「進入翦熵學院之後,我才知道自己的水平有多菜,經過整整5年學習和訓練,我終究還是只停留在密法學員初級水平。

「僅憑自身實力,我知道即便我能夠找出仇家是誰,我也沒有能力復仇。

「老院長臨死前跟我說他只知道我妹妹是被一個強大組織給帶走的,這個組織里的人個個都是高手,又和這個世界的高層有深度的利益捆綁關係。

「他最終還是勸我放棄。

「但我是絕對不可能放棄的。

「看到我的決心,他才終於告訴我,我有游吟詩人的血統,占卜,或許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於是,我通過翦熵之密喚醒了身體內沉睡的能力,可惜的是,由於我自身能力有限,我僅僅喚醒了部分能力。

「能力超強的游吟詩人,可以通過一片葉、一朵花甚至一顆沙子,占卜未來,但是我則只能通過生物屍體來進行占卜。

「當然,這裡還有更多更加艱深的知識是我所未能觸及的,比如,有些關係緊要的占卜,即使是超強能力的游吟詩人,也必須藉助活體器官才能操作……

「而且,和占卜對應的是,游吟詩人的每一次占卜,都要獻祭上自己的部分生命。

「你看我現在多大?」魏翔突然問方東。

「35?」

「我今年26,我的蒼老都是因為占卜而折損了壽命。

「到目前為止我占卜過三次,第一次占卜告訴我加入奇澳公司運輸護衛隊是我將來替妹妹復仇的第一步。第二次占卜告訴我,我自己是無法獨立完成復仇的。第三次占卜告訴我能夠助我復仇者是人非人。

「而我,鎖定了你。」魏翔再次將匕首對着了方東。

「等下等下,怎麼就鎖定我了?」魏翔的這句話一下把方東從他故事的哀傷中拉了出來。

「你不是偶人?對嗎?」

「我是偶人啊。」

「不,你不是偶人,偶人本身是沒有『偶人』這個概念的,面對這個問題,偶人是無法判斷『是』或者『不是』的。」

「就憑這?」

「不止,在超級夢想號上,那兩個被收買殺死偶人的隊員,是從車廂兩頭的『棺材』里往中間拔管子的,在前後的偶人都被拔了管子,已經死亡,可是,夾在中間的你,卻沒死,可見,那個時候,你已經有了超越偶人的意識,你自己把拔掉的管子又插了回去對嗎?

「再來,在大堂的時候,你去救那個前台,這是偶人絕對不可能做出來的事情。

「『助我復仇者是人非人』,只有你了!」魏翔似乎十分堅定又似乎有些不確定。

「不可能是我,我連怎麼在這個世界裏活下去都不知道,我怎麼幫你復仇啊!」方東說的倒也是實話。

「你甚至都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魏翔沉吟着,「好的,沒關係,我再占卜一次,只問是非。」說著,他將匕首對準屍體的心臟處,劃破皮肉、胸骨,取出心臟,接着他又劃破心臟,然後面對窗戶跪下:

「神行無跡,命有紋理。」話音落下,這顆血淋淋的心臟突然釋放出濃濃的白霧,魏翔展開心臟,開始觀察內部的紋理,過了良久,他突然轉身,跪向方東,用匕首順着脖頸划出一圈血痕,鮮血順着往下流淌不止,

「以此圈血痕為刃,游吟詩人·密法學員·魏翔,將誓死忠誠服務於上人,如違誓言,血痕之上,化為灰燼。」

方東本來坐在地上,嚇得也趕緊跟着跪下:「別,別,我幫你我幫你。」

「呼嚕……呼嚕……」另一名偶人熟睡的鼾聲再次響起,它全程陪襯着這神秘又莊嚴的儀式和允諾。